森林搬運工

明明想充满爱意地触碰 可为什么不在我身边呢

内心毫无波动

好好吃(*´罒`*)

美味的食物请赐予我力量吧!!

是自画像和🐈

佐樱向/最后的雪

*佐樱向超短篇,有借鉴歌词

呼…。

“佐助君!我…我其实一直都…”

“佐助,还在睡吗?训练的时间到了。”

耳边是房间外兄长的声音,…好不容易才梦到她的,下午执行任务的时候就会见到了吧,望著我的那副样子,像个笨蛋一样。
洗漱后在餐桌上和兄长的交谈基本都是关于自己的话题,出任务的时候注意保暖,挑食的事情与已经感冒了却连药都不吃简直像个小孩子一样胡闹之类的。
我想变强,想要保护你们,还有……想要保护她。

“我出门了。”

走在下着雪的路上,因为天气潮湿绷带下隐藏好的伤口开始作祟,好痒。目的地是发放任务的忍者那里,因为下雪的缘故每走一步雪地里就会给予嘎吱嘎吱的回应,临走前也是哥哥的再三叮嘱,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啊,哥哥。想起她像小猫似的碧色眸子,及肩的粉色长发,还有…

趁着太阳下山之前总算跑到了总部,望向对面的上辈,心里跟往常一样平静,小樱,等着我…任务很快就会完成,所以等着我。

“这是你今晚的任务,要尽快。”

回答了声便接过上级递给自己的信件,今晚的目标是谁呢。拆开写着大字是机密文件的信封,名单上的照片中是那个有着碧色眼眸,粉色的长发…还有姓氏栏里为「春野」的女孩。
瞳孔逐渐放大,不由冒出了冷汗,应该該怎麼辦?腦袋逐渐混亂起來。

…我,现在应该要怎么做才好?

一个人站在走廊的角落里,窗外的满月摇摇挂起,颤抖的双手紧攥着今晚的名单,恐惧感布遍全身,我该怎么做?违抗上级的命令?

“我明白了。”


小樱,喂、喂————我说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啦?

我刚刚在发呆啦…不好意思啦!我是在想今晚见佐助君的话,要穿什么衣服才好啦。和服的话会不会太正式?可是我又不想与他会面的时候穿的很随便…但是井野井野…、你听我说喔!在晚上跟他见面的话感觉真的很有气氛呢!嗯?因为嘛…上次我们见面他拎着点心出现在屋顶结果我被吓了一跳!但是当时是晚上,家里人都在睡觉,我们只好悄悄的来见面,是不是很浪漫?啊啊……总觉得像是公主殿下与刺客的爱情故事呢!听老师说今天的晚上还会下雪,你说我穿什么衣服才好?

微凉的触感传到了鼻尖上,小小的雪花落了下来,像被吹散的樱花。

最后还是听了井野的建议穿了和服,那个…怎么说呢,还是想把自己最可爱的一面展示给佐助君看呢!冬天的和服在自己的身上有些沉重,头上的樱花发簪随着走路发出「沙沙」的声音,木屐踩在刚刚下雪的地上,没有雪的声音,只有木屐的刺耳声。

握紧双拳在心里偷偷的给自己打气,今天一定要对佐助君说出喜欢才行!


在滿月之光明中時機成熟了在院子里见到了她,看到了对方满是欣喜的表情,穿着衬有樱花图案的和服跑跑跳跳的来到我的面前,如果跑的话木屐会发出很大的声音。粉色的长发被盘了起来,雪轻飘飘的落在了她的头发上,融化。

“佐助君——是要送给我什么吗…?”

在她嘴里吐出来些许冷气又不见了,心中爱慕许久的人儿背着手,脸上不知是被冻的通红还是少女的害羞造成脸上红扑扑的一片。
将托付于暗藏苦无中的思念插进了对方的胸口,被眼泪占领的黑眸看到了对方惊讶眼神,伸出跟之前撒娇想要拥抱的双手紧扯自己的衣角不放,对面的女孩的泪珠顺着通红脸颊滑下来,嘴里吐出最后的话语。

“一直以来,辛苦你了。”


没有支撑的木屐倒在雪地上,发出刺耳的响声。



啊啊啊啊啊啊救我再看一遍还是可爱😭😭😭😭😭😭

牙科请滚去学习:

基友儿 @玛丽山羊🏳️‍🌈 说想看的舔毛_(:3」∠❀)_